whitebird

修图的时候,耳机一直念叨“再给我两份葱,让我把鸡翼煎成饼”(再给我两分钟,让我把记忆结成冰)。忧郁的氛围使得我把构思好的暖色调硬是修成冷色调。